中远航运股票

 

国家工程循序推进 中央美院重点出击

新年伊始,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又有新的动向。继上海召开创作会议后,北京地区入选作品最为集中的中央美术学院召集创作者和专家,点评作品、交流心得,继续推进该工程的顺利进展。1月22日,由文化部艺术司、中央美术学院主办的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研讨会在中央美术学院召开。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办公室主任、文化部艺术司副司长刘中军,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潘公凯,副院长徐冰以及老专家钱绍武,钟涵,詹建俊,薛永年,王宏建,袁运生,郭怡孮,张立辰等与19件(组)的入选作者等数十人与会。会议由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副教授毕建勋主持。 中央美术学院要带好头 中央美术学院有着革命历史画创作的优良传统。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对这一创作团队寄予了厚望,刘中军副司长说:“中央美术学院是这次国家工程很重要的创作基地,入选作品占了总数的近1/5。希望艺术家们在这次创作中发挥表率作用,多出作品,出好作品。”他鼓励入选作者们展开想象的翅膀,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使最终的作品既得到专家评审的认可,也能接受社会的检验,为老百姓所喜爱。 刘中军强调说,这个工程不仅是一项国家任务,更重要的是一次艺术实践,希望通过这个活动推出一批有作为、有前途的艺术家,推动国家的美术创作。他表示,接下来还将召开一系列的研讨会,分片、分单位地把创作人员召集在一起,请艺术委员会的专家以及老艺术家们提出意见,“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推动创作,把国家交给的任务出色完成。” “在入选作者从草图向创作大稿转换的关键时刻,大家互相交流,专家们给予建设性的意见,这对于提高作品质量是非常有好处的。”潘公凯院长从学理层面上指出了现阶段实施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的意义:一是重申美术作品的功能,将“革命历史画”的宏大叙事作为繁荣文化的重要手段和途径之一;二是在艺术创作本体论方面,不趋从于西方潮流,要有中国特点。 潘公凯表示,中央美术学院从申报到入选,直到今天的创作研讨会,每一步都很重视,他鼓励入选的作者们2008年全力以赴投入创作,尽最大的力气把创作做好,争取2009年交稿时能像入选作品件数一样,在质量上也力争第一。 入选作者全力以赴投入创作 研讨会上,入选作者们结合作品草图逐一讲述了自己的创作进程和心得体会。大部分作者进入了全面考察、深入收集资料的创作阶段。 《中共七大》作者毕建勋、《转战陕北》作者高天雄前往陕北考察,收集了大量的历史文献、照片等珍贵资料,力求真实、全面地再现历史人物的真实生活情境;《毛泽东会见尼克松》作者马刚想办法到毛主席当年的书房参观,甚至自己复制了书架增加对环境的感受;与詹建俊共同创作《黄河大合唱》的叶楠前往黄河壶口感受生活,在当地写生数日,收获了一批创作素材;《陈独秀与新青年》的作者胡伟则翻阅了大量当时的历史资料,做了细致的笔记,为了确定画面人物曾数易其稿,“有一天我一口气画了8个人,中午饭都忘了吃,因为整个人都沉浸在历史的情境中,完全进入一个历史的状态的时候创作是很陶醉的。” 《火烧圆明园》的作者孙韬是中央美院青年教师“这张作品前后我画了11稿。”“从2006年确定入选以后我就把全部的精力放在创作上,基本上没再画别的创作。为此,我还专门盖了一间画室。”他坦言自己现在有一种“危机感”——“由于当代艺术市场的火热,让艺术价值的标准变得模糊,国家工程实际上在重新树立一种核心价值观,这可以直接推动当代艺术的健康发展。” 事实上,大部分入选作者为这次创作投入了巨大的精力,国画的作者们联合订购画材,“我和毕建勋、华其敏都亲自去了一趟安徽,找了一家专业的造纸厂定制大型宣纸”,《香港回归》作者王颖生介绍说,这样做是为了让作品从形式上更完整,更有视觉冲击力。由于这次雕塑作品的体量较大,雕塑系的入选作者们都为这次创作做了充分的准备。《詹天佑修京张铁路》的作者陈科、《江孜抗英》的作者申红飙等人都特别租赁了大型工作室。 据了解,此次国家美术创作工程还得到了基层文化和宣传部门的大力支持和拥护。高天雄介绍说,他到陕北采风时,当地宣传文化部门热情接待,为他较快、较丰富地收集素材提供了很大支持和帮助。 当代性与历史感的结合 研讨会还邀请了学院里创作经验丰富的老专家们为入选作者的草图把关,钱绍武、钟涵、詹建俊、薛永年、王宏建、袁运生、郭怡孮、张立辰、孙为民、孙景波等现场为作品点评,大家争相发言、各抒己见,气氛十分热烈。不仅引发了对历史画创作的讨论,还通过具体的点评启发了作者们的思路。作者与专家的互动,使得研讨会成果颇丰。 钟涵的“历史画创作要有历史感”的观点得到了专家和作者们的一致认同。“我们要研究历史,树立历史意识,强烈的使命感会促使大家转化成历史感。历史画不是简单的照片拼贴,要有作者独立的思考和创造,让观众从真实的角度、审美的高度欣然接受你的创作。这才是有意义的。” 孙为民还强调,历史画创作要避免做“历史的图解”,“我觉得既要研究内容也要研究形式,但是要避免样式化”。 钱绍武的建议具体而细致,“陈独秀的形象需要更叱咤风云一点……《民族大团结》的人物太多,需要增加一股巨大的归拢力量……《突围》的色彩还需要再调整”。他强调说:“现在如何描绘历史事件已经没有了过去政治性的条条框框,大家的创作环境更轻松,应当创造出超越前人的作品。” “听了作者的讲述我很受感动,尽管当前市场诱惑很多,老师们教学任务也重,但他们仍然是全身心投入。”薛永年很振奋,“大家所做的调查研究工作,比平常创作要更认真。这表示,大家自觉地把艺术个性的发挥、艺术创新和国家的主流意识、核心价值观念密切地结合起来。” 詹建俊在谈到这次历史画创作时表示,这批作品显现了我们民族的创造力,在国际艺术界也将产生重大影响,“这是一个意义重大的创作工程,大家下大力气是值得的,我相信一定能画出好作品来”。 “这次创作可以唤起民族的历史记忆和文化记忆”王宏建说,“重大历史题材风格是宏伟叙事,应该有一种庄重感和崇高的历史感。”对于不少作者提出的尺寸问题,他认为不应人为地限定,而是由作者根据画面需要来决定作品的最终大小。 中央美院副院长徐冰用“两座大山”来形容目前入选作者们面对的困难,“首先,中国现实主义的历史画传统具有极强的文化力量,超越前人已有的成果很难;其次,重大历史事件本身的力度和强度决定了它很难用艺术手段超越。但是,今天我们看到了入选作者们都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也相信我们未来可以收获丰硕的成果”。